Tag: 手球有什么意义

丹东手球人 有个大梦想

鸭绿江边上的辽宁省丹东市,是东北手球重镇。虽然城市不大,却拥有从小学到高中的完整校园手球发展体系,而且还拥有一个全国唯一的纵向校园手球联盟——七星手球联盟。曾经推动两所小学开展手球的吕金远校长表示,丹东手球人有个大梦想,这也是他们努力的目标,就是让整个东北三省的校园手球都能发展起来,成为为中国手球输送人才的基地。

徐立松,丹东所辖东港市第三中学体育教师,在沈阳体育学院上学时就曾选修过手球,2012年经朋友推荐,在本校开始推广手球运动。

“我和校长一提要搞手球,他非常支持。组队一个月后我们就去北京参加了全国中学生手球锦标赛。那次可把裁判累完了,因为我们队员对手球的很多规则还不太明白,吹比赛的裁判只能在比赛现场不断地指导纠正。不过你别说,那次我们还赢了三场球呢,毕竟那些队员都是从篮球队选来的,运动底子不错。”徐立松回忆道。

2013年东港市第三中学手球队代表丹东市参加了辽宁省青少年手球锦标赛,之后丹东市陆上运动学校与东港市第三中学合作,通过体教结合的形式,联合开展手球运动。再后来丹东市陆上运动学校被中国手球协会评为“国家级奥林匹克运动后备人才基地”,东港市第三中学也被评为“国家级手球传统学校”。

当时东港市只有第三中学一所学校在搞手球运动,徐立松老师就和校长商量,在丹东市校园把手球推广起来,这样第三中学也有对手,有比赛能练兵了。

在东港市教育局的支持下,手球运动陆续在东港市的小学、初中、高中开展起来。目前东港市开展手球的学校有5所小学、4所初中校、2所高中(中专)校。这些学校是:东港市第三中学(高中)、丹东市中等职业技术专业学校(中专)、东港市第四中学(初中)、东港市第七中学(初中)、东港市第八中学(初中)、东港市小甸子中学(初中)、东港市小甸子中心小学、东港市站前小学、东港市碧海小学、东港市海关小学、东港市兴港小学。这其中的小学和初中校都已经形成了手球娃娃的输送衔接。

2015年吕金远校长在徐立松老师的介绍下,开始尝试在站前小学推广手球运动,通过去国内一些兄弟学校观摩学习,吕金远校长认为这是个很适合在校园开展的运动项目,而且他认为这个体育项目对锻炼孩子们的智慧是非常有好处的。

站前小学是一所涵盖了幼儿教育的小学,吕金远校长就推动从幼儿园到小学6个年级全员参与手球运动。创编手球操,开展班级联赛……在站前小学,班班有手球,无人不玩手球。

2019年吕金远校长调到兴港小学任职,很快他又把手球在兴港小学开展了起来。

而接任站前小学校长的栾晓清校长,以他的高格局不仅延续了学校的手球特色,还予以发扬光大。

“我们学校的孩子们都玩手球,而且效果非常好,孩子们的体质因此都增强了。这么好的运动项目我们当然要坚持做下去。前任校长做得好的东西必须要传承。”栾晓清校长如此表示。

2020年栾晓清校长向上级单位申请将学校户外运动场地改造成了全塑胶场地,这更有利于孩子们进行手球训练。学校还聘请了两位专业教练指导手球训练。

在这些校长和学校的支持下,丹东市的校园手球开展得红红火火。而为了能更好地推动手球运动在东港市的开展,徐立松老师还牵头由这11所学校一起成立了“七星手球联盟”,联盟成员通过策划各种活动交流手球、推广和宣传手球。

2017年,由丹东市教育局、丹东市体育局联合举办了第一届丹东市中小学生手球锦标赛,至今这项赛事已举办了4届。

丹东市手球运动自2012年6月开始开展,至今先后有9名队员入选中国国家男子手球队、中国国家男子青年集训队、北京男子手球队、北京女子手球青年队、辽宁男子手球青年队,57名队员升入高等院校。

目前效力北京男子手球队的前国家男手队员王鹏皓就是丹东东港市第三中学培养出来的。中国国家女子手球队前队员辛颜和许沫也是从丹东走出去的。

在辽宁省青少年手球锦标赛上,丹东市男子手球队先后两次获得亚军,女子手球队获得两次季军。

“东北开展手球运动的学校还是太少了,我们丹东还好一些。所以我们就商量着在东北推广校园手球。虽然我们的力量有限,但是我们认可这个好项目,认为它非常适合在校园开展,我们也愿意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把它推广到更多的学校。疫情之前,内蒙古通辽的学校就来和我们沟通过开展手球运动的事情,我们还打算联系吉林的学校,因为有朋友在那边。可惜受到疫情的影响,这些事暂时搁置了,只要疫情缓解,这事儿我们肯定还是要去做的。”吕金远校长说道。

“我有一个梦想:把丹东打造成全国知名的手球城。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进来,我们一起来推广校园手球,振兴东北的校园手球!”徐立松老师最后表示。

丹东是中国对朝鲜贸易最大的口岸城市、国家特许经营赴朝旅游城市。是亚洲唯一一个同时拥有边境口岸、机场、高铁、河港、海港、高速公路的城市。

丹东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年平均气温9℃,是中国东北地区最温暖最湿润的地方之一,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获选为“中国十大养老胜地”之一。

丹东的虎山长城是中国明长城东端起点。上世纪90年代初,经罗哲文等一大批长城专家学者实地考察认定为万里长城东端起点,这一发现使中国万里长城延长了1000多公里。

广州金沙小学 带动少年宫开展手球

广州市白云区金沙小学(以下简称金沙小学)虽然2019年初才开展手球运动,但是因为学校重视,工作扎实,不仅学校的体育工作得到质的提升,而且手球也迅速成为学校的特色品牌项目。他们还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带动了白云区少年宫开展手球运动,同时也激发了区内多所学校开展手球运动的兴趣。

金沙小学谭燕清校长介绍,学校的办学理念是:践行自华教育,为学生幸福人生奠基。支撑理念的三大支柱其中之一就是健康的身体和良好的心理,健康的身体的表现就是有锻炼的习惯、有锻炼的兴趣、掌握锻炼的技能、有一起锻炼的伙伴、掌握一项体育的特长项目;良好的心理就是有自信心和一定的意志品质。

“学校推动体育项目的普及开展方面先后尝试过足球和羽毛球。2018年春天,一次活动中偶遇苏日光主任(广州市体育局棒球场主任,分管手球项目)和麦粤徽副教授(华南农业大学体育部教师),麦粤徽副教授给我们介绍了手球,这让我眼前一亮。手球不大,是融篮球、足球、棒球于一体的集体球类运动,能够锻炼人的上下肢体和腰部,是较全面锻炼人身体的一项好运动,这对于身体发育处于黄金时期的小学生来讲,无疑是极佳的项目。同时,我们也考量过,我们希望学生有一项运动特长,这项特长也应该成为学生今后生存、交往和发展的硬核,是学生获得自信心和良好意志品质的重要抓手。手球在我国是小众项目,但在国际上,特别是欧洲是大众项目,我们的学生可以先人一步学习,再加上有高水平的教练训练,成为学生人生的一项硬核那是完全可以预见的。这个硬核对学生来讲,意义和作用力是无可限量的。所以,我们毅然选择了这个项目,并致力把它打造成为学校的特色项目,在学校全面推进。”谭燕清校长介绍说。

“这周是孩子们最开心、最疯狂的一周,吃饱了就想打手球。下雨天,冒着雨,集体拿扫把去‘扫水’,非要开赛。”这是金沙小学陈琦香主任发给麦粤徽副教授的信息。

今年5月份金沙小学东校区举行了首届校园手球班级联赛,孩子们参与的积极性和热情让老师们既意外又欣喜。

金沙小学每周每个班都有1节手球通识课,周一到周五都有特色托管手球班;周六有白云区少年宫分教点开设的手球兴趣课;三个校区定期举行班级联赛;学校每个年级都有一支校队,形成了多个梯队的训练格局,学校定期组织校队参加各类赛事;学校还开辟了手球文化馆,作为手球文化的宣传展示场所。

“自从开展了手球运动,学生们的自信心、自律性、运动的兴趣都大大增强了。他们的耐力、灵活性、速度都好了很多。最明显的成效就是在片区运动会上,我们由原来的第10名左右的名次,这两年一下跃升到第二名。平时学校早、午、晚操场上是见不到学生玩球和运动的,现如今孩子们经常一大早就来学校打球,还申请延长时间留在学校里打手球、跑步。大课间、体育课上,孩子们明显提升了精气神,纪律性也强了很多。”谭燕清校长兴奋地介绍说。

谭燕清校长指出,家长们从开始不了解项目,到让孩子试试看,到全力支持孩子参加,再到要审议学校手球课的质量。看到学生们参与手球带来的运动素质明显提升等好的变化,他们逐渐过渡到全面支持学校的手球运动的开展,因此报名参与手球社团的孩子每期都爆满。逢校队外出参赛,家长们主动承担后援团的职责,带学生做核酸、当司机、提供后勤保障……不时还向校长表扬一下校队及教练员、老师。

吴雨萱家长:一次次的训练和比赛让孩子的信心一点点地积累起来。其次是身体素质更好了,也变得更坚强了,有疼痛的时候也会克服,不像以前怕疼了。而且会更合理地安排时间,学习和运动的时间不会产生冲突。

李芊芊家长:芊芊自从参加手球训练,反应更快、更敏捷。也懂得了团队互助精神,与队友之间配合得很默契。

李诺昕家长:一开始孩子回来说要报手球课时,我是有点惊讶的,毕竟手球是属于比较小众的运动。但我的孩子自从上了手球课之后,她变得活泼开朗、机灵聪明了很多,连带学习也变得更加努力了。

金沙小学开展手球运动使孩子们的身心得到较全面的锻炼,整个学校的校风也得到了较好地加强。

金沙小学是白云区唯一一所开展手球运动的学校。他们在全市参赛获冠军、亚军的报道发布在白云区教育系统的局长、校长群里和《白云融媒体》上,各学校的校长和全区的人都能看到,这也影响了其他兄弟学校和区域内家长们对开展手球运动和自己孩子参与手球运动的兴趣。

今年白云区少年宫分教点选择运动项目开训练班,在看到金沙小学开展手球运动的效果后,他们主动找到金沙小学沟通将一个分教点设在金沙小学,并请金沙小学协助开办手球班。

“我们的三个校区都在社区里,而三个校区手球运动的开展也起到了向社区居民宣传手球的效果。因为三个校区的手球孩子(校队、兴趣队、假日班),每人一个手球,除了在学校参与手球训练,他们也会在家、在小区进行练习,这也是对手球运动的一个展示和宣传。我们也是希望这个好项目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它,能有更多的孩子参与其中。”谭燕清校长说道。

足坛解密13:同是恶意手球为何马拉多纳和亨利的待遇截然不同?

足球之所以能够风靡大江南北经久不衰,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其独特的规则—比如“手球规则”。有人说,“手球规则”算得上是足球的灵魂,这项规则赋予了足球生命,也让这项运动脱颖而出。即便如此,在足坛历史上,仍不乏有一些利用“手球规则”流传已久的案例,比如说马拉多纳在世界杯上的“上帝之手”,虽然完全是判罚错误,但却不失为足球历史的一大经典瞬间。

但从更加广阔的角度来说,手球毕竟违反了足球规则,也造成了许多困扰人们日久的谜案。除了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颇受人们追捧,其余的手球案例几乎无一例外遭到人们的谴责。本期我们要为大家介绍的故事,就来自一次有关于手球的谜团。毫不夸张地说,这次手球甚至改变了当时参加世界杯的名额。只不过由于手球者的历史地位没有达到马拉多纳这样的高度,人们往往对其大加指责,以致此事成为了球员心中挥之不去的尴尬历史。

说起法国,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他们清一色的超级巨星。即便在本世纪初期法国队表现普遍不佳的背景环境下,他们在每届大赛前仍然可以保证着较高的球星输出率。然而,相比较于高产的球星,那时的法国队却屡屡在国际大赛上走了英格兰队的老路——球星多,但成绩不佳。

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法国与塞尔维亚、奥地利、立陶宛、罗马尼亚以及法罗群岛共分至一组。从纸面实力来看,法国队自然是当之无愧的小组第一,塞尔维亚的实力稍逊一筹,但仍然有着相当不错的竞争力。而奥地利与立陶宛在小组中属于中游球队,他们具有一定的球星质量,但和法国、塞尔维亚还有着较大的差距。相比较而言,罗马尼亚与法罗群岛的实力较为一般,法国队需要在中下游球队中确保稳定拿分。

但从实际的情况来看,法国队的表现只能用起伏不定来形容。首场比赛迎战纸面实力远远弱于自己的奥地利,巨星云集的法国队呈现出整体迷失的状态,面对奥地利所摆出的密集防守阵型,法国队的进攻局拿不出有效的阵地战方式,反而被对手徒徒消耗了不少体能。最终,高卢雄鸡仅仅由希德尼·戈武在比赛的第61分钟打入一球,但他们的防线却整体混乱,被奥地利打入三球,以1:3败下阵来。

小组赛第2轮对阵实力强劲的塞尔维亚,法国队在自己的主场找回了些许状态,他们凭借着亨利在第53分钟的进球首开记录,随后阿内尔卡又在10分钟后再下一城,法国队早早取得两球领先优势,随后整体退缩大打防守反击。在较为稳定的战术思路指导下,尽管塞尔维亚在比赛的最后阶段发动狂攻,并且由伊万诺维奇打入一球,但仍然难以阻止法国队迎来自己的预选赛首胜。

按理来说,主场2:1击败塞尔维亚已经足够为法国队找回状态。就当球迷们满心期待高卢雄鸡能够在接下来的赛事中砍瓜切菜时,他们却在客场面对罗马尼亚时再度陷入了防守混乱的窘境,面对纸面实力完全落于自己的罗马尼亚,法国队在17分钟内就连丢两球,若非里贝里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上演出色发挥,或许法国队连平局都很难收获。

此后1:0小胜立陶宛、1:0小胜法罗群岛再度暴露出法国队上下所存在的诸多问题,当比赛进入第二阶段,漏洞多多的法国再也无法依靠巨星的力量掩盖自身的问题,一系列恶果接踵而至。2009年9月9日对阵塞尔维亚的比赛中,法国队凭借着亨利的进球才艰难以1:1逼平塞尔维亚。在这场关键交锋中没有能够拿到三分,加之此前面对弱旅连连丢分,直接致使法国队在积分榜上的形势急转而下,最终以一分优势不敌塞尔维亚屈居第二,只能参加第2轮赛事。

在第2轮赛事中,法国队所面对的对手是他们的老熟人爱尔兰。首回合,客场作战的法国队展现出更为出色的竞技状态,凭借着阿内尔卡在第72分钟的进球,他们以1:0小胜爱尔兰,占得两回合先机。次回合回到主场,纸面实力具有明显优势的高卢雄鸡也期待着继续续写进攻高潮,以一个漂亮的胜利挺进世界杯决赛圈。

然而,在11月18日展开的双方次回合较量中,法国队的表现却着实让人有一些大跌眼镜。他们在常规时间中再度迷失,反而被基恩在客场打入了一个进球,致使比赛被拖入加时。在加时赛中,那个让亨利被爱尔兰球迷“记恨”今天的画面出现了,这一瞬间让法国队得以“幸运”淘汰爱尔兰,但也让爱尔兰和法国队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产生了剧烈的矛盾。

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呢?比赛进入加时后,压力巨大的法国队利用前场进攻群连连发动狂攻,比赛第103分钟,亨利在禁区内接到皮球时无意连续两次左手触球,像一个篮球运动员一样“运球”两次,随后传中找到了中路包抄的队友,“助攻”队友破门。由于那时的比赛录像转播技术已相当清晰,只是今日我们都可以从录像中清晰地发现亨利所谓的助攻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手球犯规。

但由于裁判角度所限,加之当时并没有VAR回看技术,尽管顶着爱尔兰球员的强烈投诉,但当值主裁判汉森却坚定判断法国队进球有效。也正是凭借着这个进球,法国队得以在加时赛中惊险淘汰爱尔兰,顺利杀入世界杯决赛圈。

比赛结束后,舆论瞬间淹没了亨利以及当值主裁判汉森。对于汉森来说,尽管他在裁判圈早有一定名气,那件事情发生后他却成为了所有爱尔兰球迷疯狂反对的对象。自那年吹罚爱尔兰与法国的附加赛以来,汉森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个人都对他产生了不同的看法——他的同胞无条件支持他,称它吹出了值得被载入史册的一场比赛;但爱尔兰的球迷们却疯狂攻击他,有人甚至说他故意吹假赛,以确保法国队能够进入世界杯。

但站在汉森的角度来说,他实在没有任何必要在决定世界杯名额这样的重要比赛上浑水摸鱼。从比赛录像也可以看出,当时汉森正处于亨利的后方,视线完全被前场混乱的进攻所挡住,因此亨利在瞬息之间的手球没有被看到也在情理之中。

当汉森回忆起2009年11月18日那个夜晚时,依然对他做出的决定充满自信。那天晚上的11:30刚过,汉森和他的助理裁判弗雷德里克·尼尔森以及维特博格结束了吹罚比赛,随后在法兰西大球场的通道内相互拥抱击掌。汉森向记者表示,无论比赛过程怎样,他都会在比赛结束后和自己的裁判搭档们相互击掌鼓励。汉森强调,这是他职业生涯吹得最棒的一场比赛,对于一名裁判来说,并不会太过于期待加时赛发生,但对于那场比赛来说,他感觉自己对于加时赛的吹罚是职业生涯最好的一次。

的确,对于汉森来讲,当时的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出现了所以让爱尔兰全国陷入愤怒的严重错判。但对于一名裁判来说,所谓的误判可大可小,当时还没有VAR技术辅助,裁判视线又被明显阻挡,因此这一误判牵扯虽然巨大,但却并不能把责任完全归咎于裁判一人。比起裁判,当事人亨利所承受的舆论压力则更大。

接受采访时,亨利回想起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所产生的影响,这位法国巨星表示,自己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只是做出了正常的反应。但自己的朋友、孩子、父母以及兄弟都遭到了影响,自己经历了生命中最为困难的时刻。

对于这次手球事件,亨利也第一时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在比赛结束后接受采访即明确表示:“没错,我的确是手球了,但我又不是裁判,当时我站在两名爱尔兰球员的后面,球弹了起来,然后碰到了我的手。”随后亨利补充道:“裁判并没有吹我犯规,所以我当然继续比赛了。”当被问及这一段经历是否会影响他的心情时,亨利的反应也非常直接,他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因此受到影响,毕竟没有什么比法国队进入世界杯决赛圈更让人喜悦的了。

但对于爱尔兰球迷来说,即便亨利已经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们也无法容忍自己的国家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世界杯。愤怒首先在爱尔兰国家队的更衣室内爆发,球鞋被愤怒的乱扔、护腿板和饮料瓶被粗鲁的扔向地面,许多球员甚至因为这次误判而放声哭泣。爱尔兰主帅特拉帕托尼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绅士形象,在更衣室内大骂主裁判:“这是一场该死的谋杀”,特拉帕托尼愤怒地大喊道。

愤怒稍稍平定,爱尔兰球员要求球队的视频分析师将比赛录像放出,当他们进一步确认亨利通过手球助攻队友破门后,愤怒再度升级。爱尔兰主教练明确表示,他们是被阴谋而赶出了世界杯。时隔多年,当爱尔兰队的门将吉文回想起那个夜晚时,仍然可以隐隐透露出强烈的不满:“屠杀,这是我在更衣室里见过的最愤怒的场面。”

即便是一些法国球迷也对亨利的手球感到了耻辱。部分法国球迷和媒体表示,即便法国队因为这个手球进入了世界杯,但他们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因为他们看到了又一只肮脏的“上帝之手”由此诞生。亨利手球的视频在法国国内的大屏幕上被不断重发,一些法国记者痛苦地捂住脑袋闭上眼睛:“这绝对不是真的。”一些法国球迷甚至用“耻辱”这样的词眼来表达内心的愤怒,他们认为法国队必须以最为正当的方式进入世界杯,而不是用这样“小偷的方式”。

正是因此,即便已经时隔多年,但这件事情所带来的影响仍然在困扰着亨利。当亨利在比利时国家队担任助教时,每逢比利时与爱尔兰的比赛,亨利总是会遭到爱尔兰球迷的漫天嘘声。

比起之前几期我们为大家介绍的内容,这一期并不存在所谓的谜团。毕竟,亨利手球的事实已经非常明显,也在事后得到了他个人的承认。但让球迷们不解的是,同样是通过手球帮助球队获利,为何马拉多纳的手球却被称为上帝之手,亨利的手球却被称为耻辱的代名词?

笔者认为原因也很简单。虽然两人手球的性质类似,但由于两人在足坛历史的地位不同,马拉多纳往往会受到球迷们更多的优待,而亨利虽然也是首屈一指的历史级球星,但其历史地位毕竟和马拉多纳还有一定的差距,对于他的两面性评价始终没有消失。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下,亨利的手球才会被无限放大,以至于和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成为了完全的对立面。

另外,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固然违背了足球规则,但不要忘记,这场比赛马拉多段的亮点可绝不止这一个手球。凭借手球帮助阿根廷拔得头筹之后仅仅4分钟,马拉多纳就上演连过5人的好戏,帮助球队扩大比分,为阿根廷最终2:1晋级立下全功。相比较而言,亨利在那场比赛的表现则要糟糕许多,不仅浑浑噩噩毫无作用,完全是依靠裁判的误判才成为了法国的“英雄”。

站在国家的角度来说,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也承载着许多的意义。1982年,阿根廷与英国在马岛战争中失败,国家呈现出明显的萧条迹象,阿根廷需要这样一场胜利来让他们取得精神上的告慰。而马拉多纳的进球帮助阿根廷顺利淘汰对手,最终拿到世界杯冠军。相比较而言,亨利的手球虽然帮助法国队进入了世界杯决赛圈,但他们在小组赛中一战未胜耻辱出局,完全沦为世人的笑柄。

总而言之,亨利的手球已经板上钉钉。但从另一角度来说,亨利的手球也没有挽救那几年法国队糟糕的成绩,在世界杯赛场上,法国队最终在小组赛中没有取得胜利,以极为尴尬的姿态出局。尽管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时至今日都被不少球迷所回味,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完全是一个违背足球规则的恶意犯规。无论这个犯规的制造者有多么崇高的历史地位,但都不应该因此而过分吹捧,我们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还应该完全比赛过程中的恶意手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