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裁判员判任意球的手势

京媒:裁判应带两套工具有备无患 不看手势吃亏

崔宝印则对年轻裁判掉哨事件进行了批评,认为裁判员应该准备两个哨和两副红黄牌,这样有备无患。”贵州与杭州的比赛上,裁判员手势为间接任意球,但是米西莫维奇却将任意球直接罚进大门,结果这个进球被吹无效。

搜狐体育讯 2013年6月25日,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的《集结哨》如约而至。两位嘉宾前国安球员南方和裁判专家崔宝印对上周的中超联赛部分场次的争议判罚进行了分析。南方对米西莫维奇的间接任意球将球直接打进感到诧异,,裁判员的手势很明确,认为这种失误不应该发生在中超赛场上。另外崔宝印则对年轻裁判掉哨事件进行了批评,认为裁判员应该准备两个哨和两副红黄牌,这样有备无患。

首先关注北京国安与山东鲁能的比赛,这场比赛最大的争议点是格隆的一次突破,杜威先有一次犯规,随后澳大利亚外援麦克格文把格隆放倒了。判罚出现后场上一度很混乱,麦克格文还有一个推撒邵佳一的动作。对此南方表示,“从犯规的地点来看,鲁能外援肯定是够不到球了,在禁区外犯规应该是战术性的。让格隆突进去就肯定是单刀了,从本质来说,狠一点会出红牌,可能是上半场比分国安又领先,裁判多少有些手下留情了。”崔宝印则认为,“按照性质应该是红牌。”

贵州与杭州的比赛上,裁判员手势为间接任意球,但是米西莫维奇却将任意球直接罚进大门,结果这个进球被吹无效。对此南方认为,“我的印象中很少去问裁判员,直接看裁判的手势就可以了。可能米西没有看裁判的手势,但是从犯规动作来看,是一个抬脚过高,和阻挡是一个性质,应该是间接任意球。我觉得这种情况在中超赛场不应该出现,同伴也应该提醒一下。”崔宝印解释道,“危险动作、阻挡、越位、守门员接回传球或者六秒都属于间接任意球。这个犯规抬脚过高属于危险动作应该是间接任意球。裁判员的手势是国际规定,所有队员都应该知道。球要是进了就算作出界,对方发球门球。”

长春与申花的比赛尾声阶段,曹赟定在与麦凯争顶时有肘击动作,麦凯倒地,但是申花队员王寿挺很粗鲁的将麦凯拖入场外,这个动作很可能引发冲突。对此南方表示,“首先从犯规动作来讲,曹赟定的动作应该吃牌,但是麦凯也有装的成分。第二个王寿挺无球拖拉对方球员,我认为算是暴力行为了,应该吃张红牌直接罚下。”崔宝印则认为,“他拉人是想争取时间,对自己有利。但是不应该与对方队员接触。在一个揪服装揪脖子有点暴力行为,违反了规则,应该给红牌。撞人也应该给黄牌。”

天津对申鑫的比赛,裁判员与队员的一次撞击后,哨子被撞掉。对此崔宝印表示,“按规则规定,信号本身有语言、哨声与手势。如果裁判员哨丢了,可以用语言告诉运动员停止比赛,或者给个手势暂停比赛都可以。现在的哨都比较先进,有个环套在手上,可以再拴个绳套在手腕上,所以在使用工具上裁判员应该再细致点。裁判员应该准备两个哨,两副红黄牌,这样才防止有备无患。”

申花与富力的比赛,柏佳骏的直塞,哈迪布在突破许博时摔倒在禁区里。南方认为,“这个球许博可以做得再聪明点,就是在哈迪布往前趟的时候,身体完全可以后撤步,这球很明显哈迪布是想找个点球。但是许博右腿确实有个拱人的动作,裁判吹了也没辙,确实也缺乏经验。”崔宝印则认为,“这个应该判,后卫应该直接奔球去,可以拿到球。”

山东与贵州的比赛,张成林回传球,门将张烈用手接到了回传球。对此南方认为,“从动作可以看出,张成林够着往回踢,不可能分清方向,但是确实是守门员的方向。说回传门将或者回传孙继海的话都可以。如果门将吃不准的话,干脆一脚踢出去,完全有时间处理。”崔宝印解释道,“孙继海知道是回传球为什么不拦呢,守门员也不应该接,拿脚带都可以。罚守门员的违例几乎没有,该罚就得罚,要提醒我们的门将,尤其在国际比赛当中。规则很严,守门员六秒一般都会超时。这个球应该罚守门员回接球,这样对守门员也有个教训。”

孙祥快速任意球引争议 足球规则让延边窝囊输球

搜狐体育讯 “请懂足球规则的人分析一下,裁判员已经举手向广州队队员示意听哨声后发任意球,但广州队队员没等裁判吹哨就开球,并把球打入,这球算不算?”

延边队同广州恒大队的比赛刚刚结束,在延边的一个足球网站上,就有球迷第一时间发出这样的帖子。

发帖子的球迷所提到的那个进球是:当恒大和延边的比赛进行到第58分钟时,恒大队的吴坪枫突破到前场,延边队后卫2号白胜虎防守时因抬脚过高犯规。主裁判陈刚不仅向白胜虎出示黄牌,还判给恒大队一个前场直接任意球。趁延边队队员摆人墙的机会,躲在主裁判陈刚一侧的恒大队32号孙祥突然将球开出,在延边队所有队员没有反应的情况下,皮球直挂远角坠入网内。陈刚鸣哨判进球有效。正是凭着孙祥这脚“天外飞仙”,恒大队幸运地2:1战胜延边队,几乎提前四轮晋级中超。

在足球规则中,任意球分直接任意球和间接任意球。直接任意球也称“一脚球”。当一方队员故意违反足球运动规则的有关条款时即被判罚直接任意球。很显然,白胜虎抬脚过高已经构成“踢或企图踢对方队员”的要件,陈刚判罚直接任意球合情合理。足球规则同时还规定:在获得直接任意球时,由主罚队员在犯规地点直接射门,得分有效。这就是陈刚判罚孙祥进球有效的直接原因。应该说陈刚的判罚也应该是正确的。

这粒进球的主要分歧在于:第一,陈刚当时示意延边队队员手势的意图不明确,延边队一方误认为让其退后搭人墙。第二,罚球队员孙祥一直躲在陈刚一侧,酷似篮球比赛中的“挡拆”,陈刚刚一闪开,孙祥就将球快速发出,被挡住视线的延边队队员猝不及防,最终导致失球。

这粒直接任意球破门一方面说明了延边队缺少对“一脚球”的防守经验以及规则的理解,另一方面说明了主裁判陈刚的手势和站位多少存在一些瑕疵。此役,延边队并没有真正输给对手,而是窝里窝囊地输在对足球规则的理解上。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希望延边队主帅金光柱点评孙祥的任意球进球。金光柱说:“当时主裁判的手势是对着人墙,但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也不好说什么。”还有记者追问:“您是认为当时主裁判示意让人墙退后,误导了防守队员的判断吗?”金光柱虽然仅回答说“是的”,但看得出话中还有弦外之音。

延边队输一场球并不可怕,如果通过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唤起中国球员和中国裁判对足球比赛规则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从而达到让中国足球和国际足球比赛更快地接轨的目的,无疑又是对中国足坛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当值主裁判陈刚勇敢地判罚为中国足坛上了生动的一课,延边队赛场上无条件地服从裁判员的判罚亦当成为中国足坛的楷模!(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