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这样打篮球

村小里唯一会打篮球的少年 登上了观众7500人的慈善赛舞台

12岁的郑冬阳就读于湖北丹江口三官殿中心小学。在没有专业体育老师和篮球教练的乡村学校,喜欢打篮球的他很难得到正规的篮球训练。

去年十月,“武汉当代·2020姚基金慈善赛”在武汉举行。由于表现出色,郑冬阳被选中参赛。从小小的学校操场,到全场有7500名观众的体育馆,郑冬阳和小球员们熬过集训,带着篮球梦走到了赛场的聚光灯下。

“要猛。只要我们拼命,就有可能赢。”与对手正式交手之前的郑冬阳信心满满。

郑守会推开儿子郑冬阳的房门,儿子还在熟睡。头天晚上从球场训练回来,郑冬阳做作业到十一点才休息,集训这段时间,他每天睡眠不到8个小时。

2020年 “姚基金慈善赛”在武汉举行,丹江口小球员应邀组成一支队伍参加,代表中国篮球明星队上场打第三节比赛,这些小球员从全市乡镇小学生中选拔,由于表现出色,郑冬阳被幸运选中。

丹江口是一个县级市,境内山地居多。根据丹江口市官方提供的材料显示,在2019年之前,丹江口一直都是贫困县。

虽然这几年学校建了塑胶操场,更新了一些设备,但始终缺乏师资,普遍存在由文化课老师兼任体育课、体育课不专业不完备、学校体育氛围不足、缺少比赛机会等一系列问题。

慈善赛前,“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支教志愿者,来自武汉体育学院的李泽和平洋,带领参加慈善赛的小球员们进行了加练。训练都是在课余时间进行,每天早晨六点到八点,晚上六点到八点半。

郑冬阳家在三官殿镇,距离训练场地8公里。郑守会每天准时五点半起床叫儿子,洗漱10分钟,路上骑车10分钟,5:55到训练场,两位“教练”已经等在场上。

孩子们从基本功开始练起,运球、传接球、投篮这些每天都要练。早上一般训练基本功,下午会进行传切、突分、掩护等团体配合型训练,还会有一些简单的战术跑位和篮球意识训练。有时候,教练也会让孩子们进行实战训练。

10个小朋友的基础各不相同。他们有时会分成两组,一个教练带一个组,单独训练。

球场上,教练非常严格,一个动作重复数遍,做不到位一直做。持续高强度的训练对于这群小球员来说并不轻松。腿疼脚疼、摔倒磕伤都是常事,每个小球员身上都会有几处擦伤或淤青,但只要不是动不了,都“轻伤不下火线”。

“这些孩子们非常坚强,腿疼脚疼都不说,只有我们看到他动作做得不对,问他们才知道。”平洋说。

李泽曾去湖北另一个小学支教,学生基本没人会打篮球,只好从足球队里选篮球队员。没有室内体育馆,下雨无法训练,晚上只能在操场上摸黑练运球。

“我去的时候,全校小孩都围着看,特别高兴,一休息都上来玩儿一下。有一个小朋友,自己喜欢,球技也不错,但是家长怕耽误学习,不让打球,他只好跟着我们偷偷地打。”李泽说。

郑冬阳从10岁开始练习篮球,因为学校没有专业的篮球课,他只能和同学打着玩。

爸爸给郑冬阳在市里报了个课外兴趣班,他每周末到丹江口市的一家篮球俱乐部训练两个半天。

“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会请假。”郑冬阳说,“篮球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打篮球能让我把不开心的事情忘记,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和同学闹矛盾,我一打篮球就全忘了。”

“刚开始他并不喜欢打篮球,但是后来打得越来越好,慢慢就喜欢上了。”郑守会说。这次赛前集训,郑守会每天都早早去接送孩子,晚上还会一直在场边看他们练球。

郑守会热爱体育运动,田径、乒乓球、羽毛球,能接触到的都积极参与。因为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农村,没有专业的训练,但运动让他从中获得很多乐趣。“我是兄弟姐妹中个子最高的,我觉得应该跟我喜欢体育有关。”他说,“郑冬阳性格有些内向,吃得少,个子小,我希望他能选择一项体育运动。”

并不是每个家长都像郑守会这样想。很多家长依然更关注文化课,认为打篮球这样的体育运动是“不务正业”。在2019年“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选拔篮球队时,一个村小男孩被支教老师选中参加训练,所在的球队也在丹江口市联赛中获得冠军,但当球队要到贵州参加全国赛时,家长说:“我们娃子六年级了,打球要去一周,影响学习,不能再让他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曾有一个湖北的支教志愿者向姚基金秘书长叶大伟倒苦水:“校长虽说是支持,但是班主任不这么看,我在选篮球队队员的时候,六年级所有的班主任都不许从他们班上选人,五年级一二三班也不许选,只能从五年级另外两个班选,我训练队一共才选出十个人(姚基金项目规则是训练队人数是20-25人),这十个人就是最后正式队员,差点没凑齐。”

在今年参加比赛的这些孩子里,有一些也是向家长保证过“不会耽误文化课学习”,才得以成行。即使去武汉参赛只有三天时间,许笑瑜也要带着作业,保证每天都要完成文化课的学习。

正赛前一天,丹江口球队与武汉市选拔的小球员有一场热身赛,适应场地,互相熟悉。在得知这支“武汉代表队”的实力后,这次比赛对丹江口球队来说,压力很大。

热身赛在武汉体育中心的体育馆举行。两个队伍站在一起,外形差距有些明显,“虽说是同龄,但平均身高相差有10公分,像大朋友带着小朋友。”带队的沈晨教练说。还没上场,他们在心理和气势上就输了一截。

这场热身赛,除了赵满江敢打敢跑,进了三个球外,其他球员都放不开,不敢攻也不敢防,甚至到手的球都被对手轻松抢断。

教练和带队老师非常着急,但这时候不能责备孩子们,对他们每个人来说,第一次到这么大的场合与优秀的对手打比赛,难免会有这样的反应。

比赛结束回到酒店房间,教练立刻召集大家做总结,分析双方的优势和劣势—武汉球队虽然训练时间久,体型高大,但是跑得慢。丹江口的小球员虽然基础薄弱,但是跑得快,投篮准,关键是不能怯场。

尤其是当他们在餐厅看到那些电视里的球星时,之前的沮丧一扫而空。他们兴奋地悄悄地招呼着队友,“快快快,王少杰,王少杰来了……”许笑瑜还跑去与自己的偶像求签名合影。

如此近距离地靠近自己的偶像,对他们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鼓励。不会画画的郑冬阳还用稚拙的笔触在篮球上画了两个牵手的小人,“这个是易建联,这个是我。”

正赛前,两位教练再次给小球员开动员会,小球员们纷纷表态,“这次不会紧张了。”“要团结起来,打好配合!”“要猛,要拼命,就有可能赢。”

第三节,终于轮到小球员们上场了。在全场7500名观众的注视下,孩子们都洗去了昨天的紧张,完全放开自己,在赛场上挥洒自如……

赵满江的表现更抢眼了。刚抢到一个球,却被对方高自己一截的队员拦截,赵满江虚晃一下,抱球强突,犹如球形闪电,从对手举起的胳膊下冲过。趁此时机,他又向前顿了一步,一跃而起,上篮得手。

郑冬阳的表现也很出色,小小的个子在球场上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进了一个三分球,一个罚篮。

因为只有一节的机会,所以教练轮流替换球员上场,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在聚光灯下展示自己,得到锻炼。

“虽然这次是和武汉的小学生球队对阵,但是我们小球员今天在场上的表现非常出色,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比赛结束,教练开心地说:“这个比赛机会对我们10个小球员来说非常难得,会让他们收获很多,甚至终身受益吧。”

打完正赛的这个晚上,孩子们一直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们总结着短暂赛场上的得失,回想见到了哪些偶像球员,用手机与爸爸妈妈和小伙伴们分享他们的快乐。对他们来说,这是个闪光又难忘的日子,将在未来持续照亮着他们逐梦的道路。

2020 “姚基金慈善赛”是过去13个年里举办的第十届比赛,作为2020这个特殊年份中助力武汉重启、致敬抗疫精神的重要体育活动,这场比赛在这个国庆节显得格外耀眼。过去10年,姚基金携手合作伙伴,累计派出2672余位体育支教志愿者,累计为1116所乡村学校进行体育器材捐赠、体育支教、篮球训练、集训联赛,近 115 万人次贫困地区青少年从中获益。

“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项目,将体育与慈善结合起来,帮助乡村学校改善体育教育,助力乡村青少年增强体质,建立自信,培养团队精神,以体育人,用体育的力量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2021年“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即将开启,相信将有更多像郑冬阳、许笑瑜、赵满江一样的青少年会在操场上、赛场上展示自己。“我们学校就我一个人会打篮球。”郑冬阳有点落寞地说。

12岁的郑冬阳就读于湖北丹江口三官殿中心小学。在没有专业体育老师和篮球教练的乡村学校,喜欢打篮球的他很难得到正规的篮球训练。

去年十月,“武汉当代·2020姚基金慈善赛”在武汉举行。由于表现出色,郑冬阳被选中参赛。从小小的学校操场,到全场有7500名观众的体育馆,郑冬阳和小球员们熬过集训,带着篮球梦走到了赛场的聚光灯下。

“要猛。只要我们拼命,就有可能赢。”与对手正式交手之前的郑冬阳信心满满。

郑守会推开儿子郑冬阳的房门,儿子还在熟睡。头天晚上从球场训练回来,郑冬阳做作业到十一点才休息,集训这段时间,他每天睡眠不到8个小时。

2020年 “姚基金慈善赛”在武汉举行,丹江口小球员应邀组成一支队伍参加,代表中国篮球明星队上场打第三节比赛,这些小球员从全市乡镇小学生中选拔,由于表现出色,郑冬阳被幸运选中。

丹江口是一个县级市,境内山地居多。根据丹江口市官方提供的材料显示,在2019年之前,丹江口一直都是贫困县。

虽然这几年学校建了塑胶操场,更新了一些设备,但始终缺乏师资,普遍存在由文化课老师兼任体育课、体育课不专业不完备、学校体育氛围不足、缺少比赛机会等一系列问题。

慈善赛前,“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支教志愿者,来自武汉体育学院的李泽和平洋,带领参加慈善赛的小球员们进行了加练。训练都是在课余时间进行,每天早晨六点到八点,晚上六点到八点半。

郑冬阳家在三官殿镇,距离训练场地8公里。郑守会每天准时五点半起床叫儿子,洗漱10分钟,路上骑车10分钟,5:55到训练场,两位“教练”已经等在场上。

孩子们从基本功开始练起,运球、传接球、投篮这些每天都要练。早上一般训练基本功,下午会进行传切、突分、掩护等团体配合型训练,还会有一些简单的战术跑位和篮球意识训练。有时候,教练也会让孩子们进行实战训练。

10个小朋友的基础各不相同。他们有时会分成两组,一个教练带一个组,单独训练。

球场上,教练非常严格,一个动作重复数遍,做不到位一直做。持续高强度的训练对于这群小球员来说并不轻松。腿疼脚疼、摔倒磕伤都是常事,每个小球员身上都会有几处擦伤或淤青,但只要不是动不了,都“轻伤不下火线”。

“这些孩子们非常坚强,腿疼脚疼都不说,只有我们看到他动作做得不对,问他们才知道。”平洋说。

李泽曾去湖北另一个小学支教,学生基本没人会打篮球,只好从足球队里选篮球队员。没有室内体育馆,下雨无法训练,晚上只能在操场上摸黑练运球。

“我去的时候,全校小孩都围着看,特别高兴,一休息都上来玩儿一下。有一个小朋友,自己喜欢,球技也不错,但是家长怕耽误学习,不让打球,他只好跟着我们偷偷地打。”李泽说。

郑冬阳从10岁开始练习篮球,因为学校没有专业的篮球课,他只能和同学打着玩。

爸爸给郑冬阳在市里报了个课外兴趣班,他每周末到丹江口市的一家篮球俱乐部训练两个半天。

“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会请假。”郑冬阳说,“篮球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打篮球能让我把不开心的事情忘记,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和同学闹矛盾,我一打篮球就全忘了。”

“刚开始他并不喜欢打篮球,但是后来打得越来越好,慢慢就喜欢上了。”郑守会说。这次赛前集训,郑守会每天都早早去接送孩子,晚上还会一直在场边看他们练球。

郑守会热爱体育运动,田径、乒乓球、羽毛球,能接触到的都积极参与。因为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农村,没有专业的训练,但运动让他从中获得很多乐趣。“我是兄弟姐妹中个子最高的,我觉得应该跟我喜欢体育有关。”他说,“郑冬阳性格有些内向,吃得少,个子小,我希望他能选择一项体育运动。”

并不是每个家长都像郑守会这样想。很多家长依然更关注文化课,认为打篮球这样的体育运动是“不务正业”。在2019年“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选拔篮球队时,一个村小男孩被支教老师选中参加训练,所在的球队也在丹江口市联赛中获得冠军,但当球队要到贵州参加全国赛时,家长说:“我们娃子六年级了,打球要去一周,影响学习,不能再让他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曾有一个湖北的支教志愿者向姚基金秘书长叶大伟倒苦水:“校长虽说是支持,但是班主任不这么看,我在选篮球队队员的时候,六年级所有的班主任都不许从他们班上选人,五年级一二三班也不许选,只能从五年级另外两个班选,我训练队一共才选出十个人(姚基金项目规则是训练队人数是20-25人),这十个人就是最后正式队员,差点没凑齐。”

在今年参加比赛的这些孩子里,有一些也是向家长保证过“不会耽误文化课学习”,才得以成行。即使去武汉参赛只有三天时间,许笑瑜也要带着作业,保证每天都要完成文化课的学习。

正赛前一天,丹江口球队与武汉市选拔的小球员有一场热身赛,适应场地,互相熟悉。在得知这支“武汉代表队”的实力后,这次比赛对丹江口球队来说,压力很大。

热身赛在武汉体育中心的体育馆举行。两个队伍站在一起,外形差距有些明显,“虽说是同龄,但平均身高相差有10公分,像大朋友带着小朋友。”带队的沈晨教练说。还没上场,他们在心理和气势上就输了一截。

这场热身赛,除了赵满江敢打敢跑,进了三个球外,其他球员都放不开,不敢攻也不敢防,甚至到手的球都被对手轻松抢断。

教练和带队老师非常着急,但这时候不能责备孩子们,对他们每个人来说,第一次到这么大的场合与优秀的对手打比赛,难免会有这样的反应。

比赛结束回到酒店房间,教练立刻召集大家做总结,分析双方的优势和劣势—武汉球队虽然训练时间久,体型高大,但是跑得慢。丹江口的小球员虽然基础薄弱,但是跑得快,投篮准,关键是不能怯场。

尤其是当他们在餐厅看到那些电视里的球星时,之前的沮丧一扫而空。他们兴奋地悄悄地招呼着队友,“快快快,王少杰,王少杰来了……”许笑瑜还跑去与自己的偶像求签名合影。

如此近距离地靠近自己的偶像,对他们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鼓励。不会画画的郑冬阳还用稚拙的笔触在篮球上画了两个牵手的小人,“这个是易建联,这个是我。”

正赛前,两位教练再次给小球员开动员会,小球员们纷纷表态,“这次不会紧张了。”“要团结起来,打好配合!”“要猛,要拼命,就有可能赢。”

第三节,终于轮到小球员们上场了。在全场7500名观众的注视下,孩子们都洗去了昨天的紧张,完全放开自己,在赛场上挥洒自如……

赵满江的表现更抢眼了。刚抢到一个球,却被对方高自己一截的队员拦截,赵满江虚晃一下,抱球强突,犹如球形闪电,从对手举起的胳膊下冲过。趁此时机,他又向前顿了一步,一跃而起,上篮得手。

郑冬阳的表现也很出色,小小的个子在球场上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进了一个三分球,一个罚篮。

因为只有一节的机会,所以教练轮流替换球员上场,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在聚光灯下展示自己,得到锻炼。

“虽然这次是和武汉的小学生球队对阵,但是我们小球员今天在场上的表现非常出色,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比赛结束,教练开心地说:“这个比赛机会对我们10个小球员来说非常难得,会让他们收获很多,甚至终身受益吧。”

打完正赛的这个晚上,孩子们一直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们总结着短暂赛场上的得失,回想见到了哪些偶像球员,用手机与爸爸妈妈和小伙伴们分享他们的快乐。对他们来说,这是个闪光又难忘的日子,将在未来持续照亮着他们逐梦的道路。

2020 “姚基金慈善赛”是过去13个年里举办的第十届比赛,作为2020这个特殊年份中助力武汉重启、致敬抗疫精神的重要体育活动,这场比赛在这个国庆节显得格外耀眼。过去10年,姚基金携手合作伙伴,累计派出2672余位体育支教志愿者,累计为1116所乡村学校进行体育器材捐赠、体育支教、篮球训练、集训联赛,近 115 万人次贫困地区青少年从中获益。

“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项目,将体育与慈善结合起来,帮助乡村学校改善体育教育,助力乡村青少年增强体质,建立自信,培养团队精神,以体育人,用体育的力量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2021年“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即将开启,相信将有更多像郑冬阳、许笑瑜、赵满江一样的青少年会在操场上、赛场上展示自己。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干货]新手如何学会打篮球?

运球是篮球场上五个位置的球员都必须掌握的基本能力,虽然每一回合不同位置球员的持球时间有长有短,但你都必须熟练它,运球这个能力能把你带到场上任何你想到达的位置去。

这比较适合于刚入门的新手,但对运球有问题的老手,看完或许能帮你解决一些问题。

第一是身体姿势 :练习运球的时候,双脚分跨比肩稍宽,膝盖微微弯曲,将身体面朝前方,特别注意这里脚尖方向应是指向前方微微向外,不要过分外翻,更不要内敛变成内八字

就跟扎马步有点类似,微微屈膝,膝盖不要超过脚尖。一定要蹲下去,背挺得直直的,将整个人重心保持在一条直线上,这样你就会不自觉地正视前方,这就是我们平时运球进攻的最常用到的身体姿势:

我们在做很动作之前都需要一个炸球动作也是同理,大力运球能让球更牢固地控制在手上。

同时运球的强度越高,球的反弹速度也越快,在空中停留的时间也就越短,这既能帮你减少被抄球的可能,又能使你在行进中,有更快变换运球动作的速度。

所以第三步是大力运球:训练运球的时候,我们需要狠狠地拍球,把球想象成我们的敌人。最开始练大力运球的时候你可能会很容易就丢球,千万不要灰心,保持耐心训练下去。

这里要注意到一个细节: 手接触到球后,让手跟随球走一段距离 ,而不是一碰到球就用一个反向力让球向下运动,这样才能更好地吸附球,同时也能让球在手中停留的时间变长,减小失误的几率。

注意这是要建立在大力运球基础上,放大保罗的运球手看看,有明显的的抬手跟球动作。

最后一步就是把胸膛挺直向前,抬头目光平视,这能随时观察到场上的情况, 不要低头看球运球 :开始时不熟练可以用眼睛看球,接着抬头用余光看,最后熟练到能用眼睛去观察其它东西,大脑能不作思考地运球。

如果你是篮球入门新手,训练的时候就不建议训练胯下运球或者背后运球,熟练掌握这些体前的基础运球后,再去进阶掌握胯下和背运。因为如果你一开始的基础动作如果都是错误的,熟练巩固的就是错误的动作,到后面非常难纠正,一定要先学走,再学跑。